第二章 学其上,仅得其中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
清晨。

镜湖孟府的练武场,柳七月在练着箭,而孟川在角落练着刀法。

“呼呼。”

刀法飘忽,诡异难以捉摸。

并且速度极快,这是凡俗当中能够学到的最顶尖的一门快刀刀法,名叫《落叶刀》。

他六岁孩童时就经过家族考验,确定了在快刀上最有天赋,他也最喜欢修炼快刀,因为……够快!

在家练了两年基础刀法后,八岁那年,父亲孟大江就送他进了东宁府八大道院之一的镜湖道院!镜湖道院院长‘葛钰’人品虽一般,却是整个东宁府境内第一快刀!

九岁,孟川基础刀法就修炼到圆满,根基扎实,得以传授上等刀法《追风刀》。

十一岁,《追风刀》修炼圆满,院长亲自传授他最擅长的顶尖刀法《落叶刀》

十三岁,《落叶刀》就修炼到大成,成为镜湖道院山水楼中的一员。山水楼……是整个镜湖道院数千名弟子中最优秀的才能进入,即便是现如今,山水楼也一共才二十二名弟子。

如今十五岁了。

“可惜,我的落叶刀依旧只是大成,未曾圆满。”孟川停下来,看着手中的刀,微微皱眉,“到底怎么才能悟出落叶刀法的秘技,达到刀法的第一重的大境界‘合一境’呢?”

刀法剑法枪法等等……

一切技艺。

第一个大境界,便是‘合一境’,指的是身、心、技三者合一,可发挥出匪夷所思的威力。

第二个大境界,被称作‘势’,天地有大势!山有山势,水有水势。施展刀法的就该像天地、山水、风火一般,有刀势。用剑的,该有剑势!那将是更高的一个大境界。

然而孟川这么多年依旧是打基础阶段,当然他已经基础浑厚到极致,刀法离‘合一境’只差最后临门一脚。

可就是这临门一脚……却是最难的!

“即便在整个东宁府,刀法剑法等技艺,能达到合一境的都少之又少。”孟川很清楚这点,“只有达到合一境,才能算是真正的高手。否则只是庸手。”

那些庸手,即便真气雄浑,也只是力量大些速度快些的靶子。

在真正的高手面前,一个照面就被击杀。

“按照落叶刀的描述,落叶刀分为八十一式,只要将八十一式修炼到出神入化之境,便会自然而然掌握秘技‘三秋叶’,那时候便达到刀法的第一个大境界‘合一境’。”孟川有些无奈,因为整本书籍关于合一境,就这么一小段话。

没有更多的描述,连招数是什么样都没有记载。

‘便会自然而然掌握秘技’,说的太玄乎,自己的《落叶刀》刀法大成两年了,每天都苦修,怎么就一直没有‘自然而然’悟出秘技呢?

“凡俗修炼分为五个阶段,筑基、内炼、洗髓、脱胎、无漏。脱胎境想要达到无漏境……必须得刀法剑法技艺达到合一境,唯有‘身心技三者合一’,真正统合脱胎境所有力量,才能一举突破到无漏境。”孟川暗想着,“在大家族,有足够丹药宝物提供,成为脱胎境不难。可成为无漏境的却少之又少!”

孟川六岁开始筑基。

九岁踏入内炼境,十二岁洗髓境,按照孟川的预估,今年六月左右就应该能洗髓境圆满踏入‘脱胎境’。这种速度在神魔家族核心子弟当中算是正常水准。像云青萍那等修为懒散之辈,在服用许多丹药宝物后,也在十五岁达到洗髓境,这算是比较落后了。

凡俗修炼五重大境界:筑基、内炼、洗髓、脱胎、无漏。

再往上就是‘神魔’。

无漏境到神魔,堪称天堑!

成神魔非常难,东宁府上百年时间成神魔的就寥寥数人罢了。

“我在娘的墓前发过誓,今生一定要成为神魔,斩杀妖怪,给娘报仇。”孟川停下刀法,看着手中的刀,孩童时还不太懂,如今他才明白,要成为神魔得多难,可再难他也不会放弃,“我必须尽快掌握刀法第一重大境界‘合一境’,将来还需掌握第二重大境界‘势’,如此才有些许希望成神魔。”

忽然——

“川儿。”一道胖胖身影从练武场院门走进来。

孟川转头看去:“爹。”

眼前这位面带笑容的肥胖中年人,就是他的父亲孟大江,是个开酒楼的!当然开的是东宁府第一酒楼。同时也是孟家定下的下一任族长。

孟大江实力非凡,是神魔下最强的一小撮,也是修炼刀法的,并且是掌握‘刀势’的无漏境强者,可已经四十七岁的他,成为神魔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!

“孟伯伯。”柳七月也走了过来。

“三月初三,就是玉阳宫斩妖盛会了吧,七月是神箭手,烈阳道宫肯定会给你一个名额。”孟大江说着,柳七月也美滋滋点头,孟大江看向自己儿子,“川儿,你呢,你们镜湖道院洗髓境弟子只有三个名额,你有把握去吗?”

“没把握。”孟川很有自知之明,说道,“我们镜湖道院的洗髓境十大弟子,彼此差距不大。我有些希望能争一争,但也可能失败。若是我能够悟出落叶刀秘技,那就肯定有把握了。可惜我一直悟不出。爹,修炼秘技你有什么特殊诀窍吗?”

“哈哈,你们院长是东宁府第一快刀,该教的他也会教你。”孟大江笑道,“至于秘技,我觉得就是多练,练多了,或许就悟出了。”

孟川暗暗无奈。

没法取巧。

“别想太多,整个东宁府你们年青一代的洗髓境,就没有谁能悟出秘技的。”孟大江笑道,“你爹我是孟家这一辈最优秀的,也是十九岁才悟出秘技。”

“可张家老祖,传说中十三岁就掌握秘技,剑法达到合一境了。”孟川感慨道。

“张家老祖,那是我东宁府上百年来唯一一个能拜入元初山的,张家也因此成为我东宁府五大神魔家族之首。”孟大江说道,“你也别着急,我孟家的五百年前的余山老祖,当年是十八岁悟出秘技,到八十岁不也成为神魔?大器晚成,照样能成神魔。”

孟川当然知道。

小时候,母亲会将很多神魔的成长故事讲给自己听,自己也会缠着母亲,缠着父亲听故事!

除了画画,听故事是儿时自己最喜欢的。

父母都买了许多历史上名气很大的神魔的传记,专门读给自己听。

“娘,总有一天,我也会成为神魔的。”孟川默默道。

……

当天午后,孟川来到了镜湖道院,因为有一堂院长亲自教导的刀法课。以院长的身份,五天才授一次课。

一个时辰的刀法课结束。

“还是没法突破。”

“真不知道,我什么时候刀法能达到合一境。”孟川行走在道院中,这两年来他几乎每一天都在苦思‘落叶刀秘技’,都快疯魔了。

在路过一处空地时,听到了怒斥声。

孟川看过去。

道院的马教谕,正在唾沫横飞怒斥着一群少年。

“学其上,仅得其中;学其中,斯为下矣。你们听明白了吗?”马教谕怒斥道,“我是让你们要跟好的学,而不是跟坏的学。跟坏的学……只会越学越混账!你们若是修炼不到洗髓境,一辈子也没出息。若是能到洗髓境,二十岁都必须服兵役,去和妖怪厮杀。现在不流汗,到时候你们就流血,就要丢性命。去服兵役能活着回来的,也就勉强一半!你们是希望死在战场上,还是活着回来风风光光?”

“看,那是孟家的孟川,人家十三岁就落叶刀大成,进了我镜湖道院山水楼,院长亲自教!刀法大成,没有别的捷径,只有苦学,我听说孟川在家每天都苦修数个时辰,你们呢,看看你们自己?”

“学其上,仅得其中,让你们学的就是孟川,懂了吗?”

马教谕怒吼声下,一群少年们大气都不敢喘。

一边吼着,马教谕还朝不远处路过的孟川笑了笑,孟川也微笑点头,可孟川的眼睛却亮了起来,连加快步伐赶往家中。

……

回到府内,孟川立即去书房。

“学其上,仅得其中;学其中,斯为下矣。要学,就该和最好的学!”孟川喃喃自语,眼睛越来越亮,也越加激动,“要学,就和最强的神魔学!和历史上最强大的存在去学。这才是学其上!”

“能在历史上留名的无敌强者,许多早就尘归尘土归土,可是却有他们传记在流传,流传了千年万年!”

“他们的传记,就有他们的记载。”

孟川抬头看着书籍上的书籍,“爹娘,在我小的时候,就给我读过很多神魔传记故事。买了很多书。”

说着随手拿下一本。

翻开来看。

这是讲述一位横行一个时代的神魔‘邓风’,传记中记载,邓风从小居住在深山当中没有名师教导,唯一的亲人刚教了他一招‘拔刀式’就死了。他孤独一人生活在深山内,仅仅一个拔刀……每天耗费四个时辰,拔刀万次,他没学过其他刀法招数。

可他在深山孤独一人,每天四个时辰,拔刀万次,拔刀二十年。

等他离开深山时,懵懵懂懂进入人世间,以洗髓境实力,一招拔刀式……就斩杀了无漏境强者,他的刀法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层次。消息传开,立即被传说中的‘元初山’主动招揽,成为元初山弟子,自此踏上神魔之路。

……

书籍挺长,记载了邓风成为神魔后的诸多事迹,让后人敬仰。

关于修炼的很少,只有所谓的‘每天四个时辰,拔刀万次,拔刀二十年’。

对孟川而言,这本书籍最重要的就这么一句话。

“一名高手,就算施展刀法慢点,一个时辰也足以拔刀万次了。”孟川皱眉道,“他却是每天四个时辰,说明每一刀都蓄势,都很用心,而后拔出一刀!一刀再一刀……每一刀都蓄势再爆发,如此上万次,才需四个时辰。”

“用心?练同一招?次数极多?”

孟川在书桌前拿着毛笔记录下,而后又去翻看另一本神魔传记。

他需要从一本本神魔传记中,尽量找到神魔们强大的‘共同点’。

学其上,仅得其中;学其中,斯为下矣。

要学……就学最强的!

学那些,在历史上都无敌的神魔!

“钱叔。”孟川忽然对外喊道。

“少爷。”外面传来声音。

“你带两个人出去,把市面上的神魔传记!还有一些强大神魔家族的家训,都给买一份回来,要快!”孟川说道。

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钱叔连应道。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快速导航
copyright zhaisui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