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晏烬和梅元知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
在东宁府五大家族、八大道院等各方关注下,白衣少年背着剑平静走上擂台,双手在背后一抓,剑鞘内却是有着两柄剑。

左右手各持着一柄剑,分别斜指向地面,冷冰冰盯着虎妖。

“又一个小家伙。”虎妖面部抽搐,脸上都有着一道伤口,它全身十余道伤口,下腹部那一道伤口尤其大。

“杀。”

它不愿拖延,直接扑杀过去。

白衣少年双手各握着一柄剑正面硬杀过去。

“嘭!”“嘭!”“嘭!”

虎妖和白衣少年晏烬竟然正面碰撞起来,虎妖虽然看起来更强势,力量更大速度更快些。但是似乎优势很有限!白衣少年两柄长剑一阴一阳,一柄长剑被压制,力量转而蓄积透过另一柄长剑爆发。受到的压迫越强,他反弹的爆发就越强。

完全硬碰硬在搏杀。

甚至白衣少年剑术明显达到合一境,技巧更高明,偶尔虎妖身上就得添上一道剑伤。

“这白衣少年的剑术,也达到合一境了,不亚于孟川。”

“而且他应该天生神力,否则力量不可能和虎妖抗衡。”

“看起来那么稚嫩的小家伙,还天生神力?”

一个个都惊讶。

孟川也惊讶,人数量多了就会出现一些极特殊的,会生来力气特别大,或者速度特别快的。像自己的同门‘万莽’就是天生神力,在洗髓境时力量就能和脱胎境媲美!可天生神力的……大多数长得就非常壮。像这位神秘少年‘晏烬’这般身材,还天生神力,就有些罕见了。

白衣少年借助合一境,身心技合一,爆发的力量足有虎妖的八成!速度也有虎妖的七八成。加上双剑之术,丝毫不虚对方,正面搏杀下都让虎妖伤势越加重。

“吼~~~”虎妖再度发出怒吼,黑红毛发都亮了起来,爪子威势都暴涨,再度爆发了妖王血脉!

“轰!”

一声巨响。

白衣少年双剑同时抵挡,整个人被轰击的往后倒退数步嘴角有一丝血迹,依旧强行站稳,冷冰冰盯着虎妖。

“敢正面抵挡?”孟川见状有些惊讶,“也对,虎妖爆发妖王血脉,对我而言,力量能够完全碾压我。可对这晏烬,虎妖的力量优势就没那么大了。而且晏烬的剑术,显然还擅长卸力。”

“嗯?”虎妖不敢相信,当即要飞扑而上继续狂攻。

可噗的一声——

下腹部巨大的伤口,在此刻他全力爆发下显然压制不住,伤口再裂开,鲜血飞溅。甚至身体其他伤口都开始血迹往外渗透。

白衣少年见状,毫不犹豫冲上,双剑继续狂攻。

“该死,该死,如果不是刚才那小子伤我太重。”虎妖愤怒无比,其他伤口都是浅伤口,下腹部这一道伤口太大太深。在爆发血脉全力爆发下,伤口终究压不住了。

如果完好时,他更愿意和眼前这白衣小子斗。

白衣小子虽然身体更强,近战更凶猛。但是他并不惧凶猛。

反而之前的那个用刀的……一触即分!滑溜的很,刀也是快刀,诡异飘忽,让它才受下如此重伤。

“噗噗噗。”伤势太重,都无法再爆发妖王血脉的力量,虎妖只能艰难抵挡,可明显力量速度都更弱了,被白衣少年完全压着打,身上伤口越来越多。

“当初被人类神魔活捉的那一刻,就决定了我终有这一天吧。”虎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将终结,在那白衣小子最后一剑刺来时,它没再抵抗。

噗。

一剑刺入了虎妖的眉心,完全贯穿脑袋。

虎妖,毙命!

它没能连战十场,而仅仅两场就毙命了,还是死在两名洗髓境少年手里。

“竟然杀死了……”下方一时间很安静。

白衣少年拔剑,便走下了擂台。

“玉阳宫晏烬,你不继续了?”朝廷官员询问道,按理只要赢了留在擂台,玉阳宫会安排更强的妖怪。

白衣少年没吭声朝自己位置走去。

朝廷官员无奈。

既然走下擂台自然当放弃了,当即等待着玉阳宫士兵们收拾着虎妖尸体,送新妖怪过来。

“嗯?”坐在那的孟川,发现白衣少年走到镜湖道院这片区域停了下来,转头看向孟川,这白衣少年冷冰冰道:“如果不是你将它重伤,它速度还能快上三成。更能长时间爆发妖王血脉,我也只能逃命。”说完,便继续走向自己位置。

他的声音有些冷,他说话时,镜湖道院的院长和六位弟子都没出声。

看着他离去,回到玉阳宫主身旁坐下。

“这位叫晏烬的,从头到尾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吧,还是和孟师兄说的。”万莽惊诧道。

“的确,从上擂台到回去,的确就说了这一句,还真够冷的。”白贯也点头道。

孟川也好奇看着那位白衣少年。

他能感觉到,那位白衣少年发自骨子里的骄傲,并且整个人仿佛万年寒冰般懒得理会他人。连朝廷官员的问话,他都没回一句。却硬是来和孟川说了这么一句话,显然是不愿占孟川便宜。

“这个叫晏烬的,看长相很稚嫩,似乎比孟川还小些?”孟家族长孟炎平低声说道。

“看起来年龄不大。”孟大江说道,“天赋如此高,却还停留在洗髓境,估计最多十四五岁。”

天赋高,即便背后没大家族,也会有道院倾力栽培,修行速度不会慢。

“开始了。”族长孟炎平说道,又一位妖怪上了擂台。

“这也是一头大妖,不过只是头牛妖。看来玉阳宫主是专门为川儿,为那位晏烬小友准备的虎妖啊。”孟大江笑着说道,虎妖更罕见也更全面,几乎没缺点。如果不是长期饥饿实力大减,孟川和晏烬都没资格和大妖层次的虎妖去斗的。

……

八大道院的脱胎境弟子们一一上擂台,去厮杀。

脱胎境弟子们年龄普遍就大些了,年少的也有十六岁,最大的更有二十岁。再大?就不能再在道院了,而且也得去服兵役!

按照道院规矩,洗髓境在道院最多修行到十八岁。脱胎境在道院内也最多修行到二十岁。至于无漏境?只要一成无漏境,就得离开道院。因为道院已经没任何需要教的了。

厮杀在持续,转眼就到了午后。

脱胎境弟子们也都战斗结束。

二十四位脱胎境弟子普遍就强横多了,更有三位是悟出秘技的,这三位又有脱胎境的基础,比孟川、晏烬都要更强大!所以战斗也更精彩。只是那三位悟出秘技的脱胎境弟子,论潜力却是不如孟川、晏烬。他们当中有两位是十八岁悟出秘技,还有一位是十九岁悟出秘技。成为神魔的希望比孟川他们要低太多了。

孟川的父亲‘孟大江’,还有孟家另一位叫‘孟铸’的,都是十九岁悟出秘技,同样成神魔希望渺茫。

现如今东宁府。

年轻一代,天赋最高的自然是悟出‘势’的梅元知。

第二,就是孟川了!

后面才是那三位悟出秘技的脱胎境。

当然白衣少年‘晏烬’应该也是和孟川相当的,甚至更优秀,只是估摸着这应该是外乡人。否则不可能五大神魔家族都没他一点消息。

“八大道院弟子战斗都已结束。”朝廷官员朗声道,声音响彻处处,“如今便是今日最后一场斩妖之战。”

“最后一场?”各方都惊讶,孟川也仔细听着,他都以为该结束了。

朝廷官员继续笑道:“最后一场,是由梅元知对战一头凝练了妖丹的蜈蚣大妖。”

“梅元知?没想到他今天也要出手。”孟川眼睛一亮。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快速导航
copyright zhaisui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