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集 第七章 周家的命运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
如今整个东宁府城一片风声鹤唳,一支支人马在调动追查。

而此刻红雨姐弟俩已经逃到了他们的老爷家。

周府。

周鹤坐在主位上脸色阴沉如水,周潜少爷也脸色发白。

“柳小姐让我们赶紧逃,我们就拼命逃。”红雨拉着弟弟铁生,连道,“当时死了不少人,黑狼帮的人都死了些。我们姐弟俩一路逃,也害怕的很,所以先跑来告诉老爷。”

“你做得对!如果不是你来,我还不知道这小兔崽子惹了这么大的祸。”周鹤冰冷看着自己儿子,“胆子可真大啊,让孟川公子去帮忙,这么大的事你竟然都不告诉我一声?”

周潜微微发颤着:“我没想到会这样,真没想到。红雨,孟师兄他们还活着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红雨连摇头,“他和玉阳宫的那位公子当时就已经重伤了,我们逃走后,不知道他们怎么样。”

“希望他们安然无事吧。”周鹤冷漠道,“否则,我们周家就完了,一点希望都没有。”

“爹……”周潜连道。

“现在看运气吧,否则,不管是黑狼帮,还是白家,还是孟家,任何一家要对付我们,我们都完了。”周鹤站起来道,“周潜,你现在立即随我去孟府!”

“哦。”周潜连道,他也有些发蒙。

“还有你们姐弟俩。”周鹤吩咐道,“如果有朝廷的人来问你们今天的事,你们便按照我说的去做……”

“是。”红雨姐弟俩乖乖听着。

……

周鹤带着儿子,携带着重礼赶往镜湖孟府。

在路上便看到了调动的一支支军队人马。

“张兄,张兄,出什么事了么?”周鹤立即向一位熟悉的军队中领头人问道。

“有天妖门的人出现,孟家的孟川公子还受了重伤,现在全城搜查呢。”那位领头人简单说道,“好了,不多说了,先走了。”

“张兄你忙,你去忙。”周鹤笑道。

“爹?”一旁的周潜低声说道。

“孟川公子活着,这是好消息。原来那凶人,是天妖门的?”周鹤思索着,“走,我们赶紧去孟府。”

******

镜湖孟府。

孟川依靠在床上,脸色虽然苍白,但精神不错。

“孟川,以后遇到无法抵抗的强敌,先保住自己的性命。”孟仙姑坐在一旁,拄着拐杖说道,“你去救晏烬,是好事。但若是因此把自己搭进去……就太不值了。你应该知道,你是整个孟家的希望。你输不起,我们孟家也输不起。”

“姑祖母,那天妖门强者肉身强大,但身法并不算太快。我本以为救了晏烬后有把握逃掉,谁想那天妖门人一个断裂的指甲,竟有那般大威力。一招就将我重伤。”孟川也惭愧的很。

“你才遇到几个对手?而且对方实力远超于你,他失手十次都没事,因为你们都伤不了他。可你失手一次,你就完了。面对如此强敌,就不该抱着侥幸心理。”

孟仙姑摇头,“而且天妖门的人,都是人族叛徒,他们修行的是妖族为他们创出的法门。战斗也很像妖怪,他们的身体都可修炼成兵器!以后定要小心,遇到天妖门的人立即避让着,有多远走多远。除非你有足够把握杀他们。”

“是。”孟川乖乖应道。

这时候孟大江从屋外走了进来。

“爹,情况怎样?”孟川追问。

“那天妖门人逃的太快,如今正在审问那些黑狼帮帮众。”孟大江说道。

“闲石苑的无辜女子呢?”孟川追问。

“之前一战,令黑狼帮帮众死了五位伤了三位。闲石苑女子也死了六位伤了两位。对了……从后院发现被关押的三十八名女子,川儿,你们也算救了不少人。”孟大江说道,“闲石苑有一处地下殿厅,那里有不少女性尸骨残存。天妖门的人应该长期在那,修炼妖法。”

孟川听了沉默。

可怜那些被杀的女子,对天妖门的人杀意也越重。

“老爷。”外面有下人传来声音,“周鹤带着儿子周潜,说是来请罪。”

“请罪?”孟大江疑惑,“我去看看。”

……

姑祖母在这待了会儿便走了。

孟川也在床上歇息着,体内的妖气早就被姑祖母轻易给驱逐掉,对于神魔而言,驱逐这点妖气是轻而易举的事。反倒是筋骨的伤势需要数日慢慢恢复,这还是神魔体够强横了,若是普通人怕是得数月才能恢复。

“川儿。”孟大江推门走了进来,“原来那个孩童去求你们帮忙,背后是一个叫周潜的小家伙指使的。”

“周潜?”孟川疑惑,“我认识他,是我们镜湖道院的弟子。今天我还指点过他的剑法。”

孟大江说道:“红雨是他的贴身侍女,感情极好。他本来想要去救侍女的……被他父亲周鹤给阻止了。所以便悄悄让那孩童铁生去酒楼找你帮忙,就有了后面的事。没想到一切还是源自于你这位道院的师弟,敢让我儿经历如此大难,定不能轻饶。”

“爹。”孟川连道,“周潜我颇为熟悉,挺有天赋的。他也没有害我之心,在他看来,这对我是小事一桩。黑狼帮的事解决起来的确很简单。我们遇到天妖门人,这纯粹是运气不佳。不能迁怒于周潜师弟。”

“你啊。”孟大江摇头。

他今天是真的后怕啊!

若不是那老仆服用神血丹缠住天妖门强者,儿子还有七月,都可能送了性命。孟大江怎么可能不恼怒这周家?

“冤有头债有主。”孟川连劝说道,“这是爹你教我的道理。”

“好吧好吧,我可以放过他们,可也不能轻饶。他毕竟是利用你,甚至都没告诉你。”孟大江点头,“周鹤将一件宝贝‘千年人参’送来了,那是价值万两的宝贝,我也就收了,算是揭过这事了。周潜那小家伙,也得小小惩戒一番。”

之前周鹤跪下赔礼,孟大江都懒得收。周家所有产业加起来也就数万两银子,现银就更少了。

这千年人参,是周鹤机缘下才买下,是为了儿子修炼脱胎境准备的。

如今用来赔礼。周鹤还怕不够呢。

……

“怎么办,怎么办?”周鹤跪在那,面前放着那礼盒,他满头冷汗。一旁的周潜则愧疚看着父亲:“爹,都是我的错。”

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连这赔礼都不收,孟公子父亲显然还恼怒我周家。”周鹤说着。

这时候孟大江从厅外走了进来。

“孟长老。”周鹤跪着乞求,“是我教子无方,你想要怎么惩戒他都行,我周家绝无怨言。还请饶过我周家这一回。”

“我儿既然给你们说情。”孟大江淡然道,“那礼物留下,你儿子带回去,抽他一百鞭子,鞭鞭见血,让他躺在床上好好反思。”

“是是。”周鹤大喜,“孟长老不说,我也要好好惩戒他。周鹤,还不谢孟长老大人大量饶你性命。”

“谢孟长老。”周潜也跪着磕头道。

“赶紧走。”

孟大江皱眉挥手。

周鹤陪笑着,连带着周潜离去。

当走出了孟府,周鹤才完全松口气。

“爹,我们周家没事了?”周潜问道。

“应该没事了,说要抽你鞭子,却是让我周家亲自动手,显然没想要你小子的命。”周鹤冷声道,“你得多谢谢你那位孟师兄,若不是他说情,他父亲绝不会这么罢休。”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快速导航
copyright zhaisui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