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集 第二章 凝丹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
数日后。

夜深人静时,孟川盘膝坐在床铺上,月光透过窗户洒在身上。

“我的雷霆神体,已经完全圆满。可以尝试凝丹了。”孟川有着期待。

凡俗修行五重境界。

其中消耗资源最大修行最慢的就是‘脱胎境’,这是脱去凡胎,逐渐拥有神魔力量的过程。这过程中需要服用大量‘灵芝人参丹丸’等大补之物,来补充消耗的,像孟川拥有孟家无限制的供应,也是耗费近三年时间才彻底身体蜕变结束。

像一些不够富裕的,没有足够大补之物让身体去‘脱胎蜕变’,那么身体蜕变速度就会很慢,耗费十年二十年都很正常,而且还会‘营养不良’,肉身真气也会弱于同层次高手。

曾经闲石苑一战的源头,周家父子为了给孟川赔礼,将一株价值万两的‘千年人参’当赔礼。那一株千年人参……原本就是周家为了他们家少爷准备的脱胎境修炼的资源。可见脱胎境是何等的消耗资源,很多脱胎境去当护卫,给人当手下,就是为了赚取资源给自身修炼。

若是足够天才,就会让家族另眼相看。

如孟川,如晏烬,不但有充足资源供应,都有天地奇珍打造神魔根基。

如梅元知,也会得到道院栽培,得到神魔家族的一些栽培,可以在三年内完成脱胎。不过‘打造神魔根基’的天地奇珍,却是不太可能。梅元知的天资终究还是差了些,都进不了元初山。若是拥有安海王五公子的天赋即便是平民出身,也会被元初山特招收入,得到最全力栽培。

和脱胎境相反,无漏境是消耗最小的一个境界。

只要突破到无漏境,数月就能巩固,便达到凡俗肉身的极致。这时候修炼也没用了,肉身想要再进步?只有成神魔!

“真气凝丹,是生死关前的最后一门槛。”孟川眼中期待。

东宁府内只有三位凝丹高手。

但东宁府这数十年内出现的一些天才人物,几乎都在战斗打拼,去积累功劳,他们中就有凝丹功成的。

比如孟仙姑,就是成了元初山外门弟子,一直在外奋战,她的同伴队友都是天赋和她相当的,几乎都成功凝丹。他们一起打拼积累功劳,换取闯‘生死关’的机会。孟仙姑当初就是积累足够功劳后换取一次机会,进入‘神魔血池’的机会,在里面尝试突破。失败就是死,她成功了,汲取了神魔血池的力量,成为真正的神魔。可她的同伴们,那些都已经凝丹成功的,大多数在获取功劳的过程中,就战死了。连进入‘神魔血池’尝试的机会都没有。

有尝试机会的,只有两人。

成功的唯有孟仙姑。

梅元知,也会走类似的路。成神魔的路就是这么艰辛。

进不了元初山,就只能自己去打拼,去积累功劳换取进入‘神魔血池’的机会。

实际上……

东宁府内的三位凝丹高手,云符成他们留在府内过安逸的生活,就是因为他们已经成神魔无望了。真正有希望的,几乎都在战场打拼。

“肉身无漏,真气凝丹,只是成神魔的前提,越早成功越好。”孟川闭上眼,“开始吧。”

丹田内。

有浓郁真气凝聚于此,当肉身达到凡俗极致后,丹田内的真气也浓郁到了极限。

“起!”

犹如雾气般的浓郁真气在孟川的意念下,一缕缕真气开始融入‘刀意’,刀意是能令真气塑形发生质变的。所以悟出‘势’是凝丹的前提。

只见一缕缕真气凝练犹如一柄柄刀光,密度明显高多了,开始旋转着朝中央聚拢,犹如无数小鱼在旋转聚拢。

“凝练!”

“凝练!”

孟川所有念头都全力操纵着这些真气,全力令它们凝聚,令它们压缩的越密集越好。当密集到一定程度,就会彻底的改变。

不断旋转压迫着,甚至最内部的一些‘刀光’都开始消磨被挤压成一团。

旋转、挤压、凝练!

‘刀意’必须足够强,才有望凝练功成。否则还会散开去。许多悟出势的强者,一辈子都无法凝丹。

孟川十六岁悟出刀势,这近两年来,每日苦修,又修炼《雷霆灭世刀》残招,进步极大。方能不使用心魂之力都压晏烬一头。

他的刀势也算很强了。

“轰。”

足足旋转挤压了超过半个时辰,孟川都依稀听到‘轰隆’的声音,丹田空间内,诸多刀光真气旋转凝练许久,终于彻底变成了一个很小的球体,这也被称作‘元丹’,元丹呈现雾白色,真气也彻底转化为真元,真元威力可大多了。

同样招数,真元配合肉身,能爆发出更强的力量速度,威力也大的多。

“成功了。”孟川睁开眼露出笑容,他手指一伸。

嗤嗤嗤~~~

有闪电在手指尖跳跃闪烁。

“凝丹后,终于能够雷霆外放了。”孟川轻声低语,之前他的雷霆只能在体内流转令速度大增。如今却是能外放影响敌人了。

若是成为神魔,挥手间轰下一道雷霆!整个人化作雷霆赶路都很正常。

“接下来,要成为神魔只剩下最后一步——生死关。”孟川默默道。

元初山弟子,每一个都是人杰,他们不需要去拼命积累功劳,但必须被认定有十足把握才能进神魔血池。

而孟仙姑、梅元知等这些天赋相对差些的,需自己积累功劳去换取机会,但就算没十足把握,也可以去尝试突破。因为那是他们用命拼来的机会。

从人族的角度而言,是不愿意‘神魔血池’珍贵的资源浪费在一些成功希望低的人身上。

但有时候需要给人一些希望!

“雷霆神体,在神魔血池突破时,会有雷霆劈下,突破生死关极难。”孟川暗道,“我必须积累越深厚越好。”

站在窗户前看着窗外明月,孟川心情还是很好。

六岁时立下的誓言,如今自己离成神魔真的越来越近了。

……

东宁府的日子平静的很,并且城内许多地方开始议论即将到来的‘玉阳宫斩妖盛会’,斩妖盛会是三年一次!上一次是孟川、晏烬绽放光芒,这两位天之骄子如今都已悟出势。这次呢?

“听说风央道院有一位弟子,叫张凡,十七岁就悟出秘技,张家又出了一厉害人物啊。”

“这算什么,烈阳道院有一位叫柳七月的女射箭手,也不是神魔家族的,十六岁就悟出秘技了,天赋更高,这次玉阳宫斩妖盛会,她应该是最了不得的一个。”

“你忘了,听说今年,孟川和晏烬两位公子也都会最终登台。”

“晏烬公子是真厉害,可是连败我东宁府三位凝丹高手。孟川公子也是和他几乎同时悟出势,也很是了得。”

“我倒是听说,晏烬公子去镜湖孟府不少次,从来就没赢过。”

夜晚一茶楼,人们聊的很起劲。

此刻东宁府的人们,有些在酒楼推杯换盏,有些去青楼等地寻欢作乐,普通人们也是早早入睡。

而在此刻——

东宁府一处地下约莫五丈位置,此刻却是开始扭曲起来,一些泥土石头都扭曲成粉末,这片扭曲的区域的另一边,却是有着高山,有数十丈的巨鸟在天上飞着。很快有一道黑光从远处高山一跃而起,落在这片扭曲的近处,是一名扛着棍棒的黑毛猿猴。

黑毛猿猴朝这扭曲空间看看,眼眸中露出了凶残之色。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快速导航
copyright zhaisui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