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集 第十章 痛苦中修炼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
孟川的洞府,浴池中。

“大人,池水已经烧热了。”刘管事恭敬道。

“记住,一直烧着,别让池水冷下去。”孟川吩咐,“好了,你出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刘管事退去。

浴池下方连接着烧火房,也有仆役专门在烧火房不断的烧着柴火,令浴池池水保持温度。

孟川将一旁摆放的黄色葫芦拿起来,直接拔开葫芦塞子,朝浴池里面倾倒,大量混杂的粉末倒下,那是早就捣碎混合好的药材。专门用来辅助修炼第八炼的。等将一葫芦倒完后,这池子从清澈立即转为淡青色。孟川又从一旁拿来三个玉瓶,每个玉瓶倒出一颗丹丸,丹丸捏碎也洒在池子里。

“幸好这些药材、丹药,元初山都能换。让我自己去凑集,那就头大了。”孟川笑着将东西都收好。

跟着在浴池旁空地上取出了一黑色瓶子。

这瓶子内便是金乌煞!孟川盯着这金乌煞,轻轻拔开塞子,鼻子一吸气,无形真元引领着里面的煞气,只见金白色煞气飞出钻进孟川鼻子内。

吸收了两缕煞气后,孟川立即塞住黑色瓶子。

在原地立即施展起了配套的炼体刀法,以刀意引领,促进身体的吸收。他只觉得体内滚烫炽热,连头脑都一片炽热滚烫,元神之力保持着清醒不断施展着炼体刀法,终于渐渐的体内那两缕金乌煞都被身体所吸收,那种滚烫炽热感也变得轻微。

“还没到极限,我还能继续炼煞。”孟川又拿起了那黑色瓶子,又拔开瓶塞,又是两缕金白色煞气沿着鼻孔进入体内。

当将一瓶内九道金乌煞气全部吸收完后,孟川依旧没到极限,可他没敢继续了。

“一次性炼化一瓶金乌煞,已经够多了。吞吸太多,我恐怕受不住。”孟川暗道。

当即脱了衣服,立即进入浴池内。

在浴池中依靠在石壁坐着,炽热的药浴药力透过皮肤钻进体内,渗透进筋骨肌肉中,逐渐引动了刚刚被吞吸的‘金乌煞’,促进金乌煞彻底融入身体当中。

其实至阳至刚炽烈狂暴的‘金乌煞’在被吞吸身体后,就已经开始破坏身体了,只是身体内部细微组织被直接杀死,连疼痛感都没有传递。一瓶金乌煞仅仅九缕煞气……在书籍中记载,一次性吸收进体内,对七炼身体造成的破坏,最多重伤还死不了人。

若是吞吸太多,那是真的会身体彻底崩溃的。

浴池药力渗透进体内,却是滋养着那些被破坏的地方。

一个破坏,一个在恢复。

孟川只觉得身体内部有无数小蚂蚁在咬着自己的骨髓,咬着自己的血肉。疼痛感让他身体都情不自禁抽搐,全身皮肤都泛红,经脉都凸显,疼痛感几乎瞬间就淹没了孟川,孟川红着眼,颤抖着抓起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卷起的毛巾塞进嘴里。

咬着毛巾,发出痛苦低哼声。

“忍住,忍住。”孟川心中默念,“这仅仅只是疼痛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若是不借助药浴辅助修炼,身体很多部位会坏死,虽然都感觉不到多少疼痛了,可要治疗?元初山都是要耗费不少代价才能治好,而且也得折腾个半年才能彻底恢复。吸收一瓶金乌煞就折腾半年?而第八炼需要吸收足足一百二十瓶金乌煞,谁都不可能耗费六十年在第八炼上。

第八炼修行的唯一法子,就是必须借助药浴,虽然疼痛无比,但是却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,并且还不断疗伤,第二天就生龙活虎了。

“忍住。”

“忍住。”孟川咬着毛巾,双手更用力抓着浴池,手指都在石壁抓出痕迹,手指甲都碎裂有血迹流淌进池水里。

他回忆着妖族入侵东宁府的一幕幕场景。

父母用性命保护孩子,依旧尽皆被屠戮。

三长老为了保护家族后辈,挡在前面,被妖怪杀死。

面对妖族,整个烈阳道院摇摇欲坠。

唯有实力!

唯有实力能斩杀妖族,能拯救人们。

“我要变得更强!”

“这点痛苦算什么?与其到时候无能为力,与其到时候痛苦悔恨……我宁愿在元初山,吃更多苦。我要让自己变强!越强越好!痛?来吧,更痛点吧!”孟川眼中有着疯狂炽烈,牙齿咬着毛巾,都有血迹出现在了毛巾上。

……

夜晚,天星侯在授课。

柳七月等六名弟子都在仔细听着。

“柏沂,伏昌,钱钰。”天星侯冰冷喝道,“你们三个离闯过九玄洞也快了,闯过九玄洞,便要下山进入战场!而你们三个在元初山上应该是待了太久了,太安逸了,满足于自身的些微进步,根本没有急切的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!”

柏沂等三名神魔弟子听了心一颤。

“弟子私下也用心修炼。”柏沂立即道。

“弟子也是。”伏昌、钱钰说道。

“是吗?据我所知,你们如今更多心思在结交好友上,在论道会上炫耀你们的弓箭之术,更隔三差五,在各自洞府设宴宴请不少神魔弟子。”天星侯说道。

伏昌恭敬道:“师父,我们一年内应该会下山,下山后也会和其他神魔并肩而战,所以提前多多熟悉,彼此切磋,将来好适应。”

“还犟嘴。”

天星侯冰冷道,“你们可知道,你们在元初山平静的修炼,许多神魔却是在山下征战各处!连那些年满二十岁的许多凡俗们去服兵役都在拼命。你们在山上,却开始放纵自己,可觉得羞愧?”

三名弟子不敢吭声了,他们也仅仅是最近开始放纵些,毕竟离下山近了,他们这实力想要提升也非常艰难。这时候他们依仗‘神魔神箭手’身份开始结交四方,他们实力在没下山弟子中是排在比较顶尖的一小撮,邀请其他弟子们,其他弟子们也都会受宠若惊,愿意赴会的。

毕竟强大的神魔神箭手,别人也愿意结交。

“有一新弟子,名叫孟川。”天星侯说道。

柳七月一个激灵。

其他五名神魔弟子都乖乖聆听着。

天星侯继续道:“他已经雷霆灭世魔体达到七炼,算是练成超品神魔体。并且又练成了黑铁天书绝学。是如今两百多名弟子中,除了薛峰、萧云月之外,第三个练成超品神魔体、黑铁天书绝学的,可他却从来没炫耀,也没宴请各方,而是继续进行更疯狂的第八炼修行。”

“什么?”柏沂、钱钰等神魔弟子们都吃惊。

练成超品神魔体?黑铁天书绝学?这事情他们根本没听说,一点风声都没有。

天星侯却是继续道:“他每日练刀四个时辰,神魔体修行第八炼痛苦无比,可他日日如此。”

“和他比,你们觉得羞愧吗?仗着一点箭术炫耀,人家上山才大半年,超品神魔体、黑铁天书绝学都没炫耀。你们一点箭术就炫耀?还隔三差五宴请四方?在你们宴请四方时,别人再变得更强!”

几名神魔弟子们都低头乖乖听着,柳七月听的却很是骄傲。

“你们现在每提升一点实力,将来在战场上,可能就能多斩杀一名妖王,多救下一个神魔同伴,更可能保住你们自己的命!”天星侯怒道,“在战场上,你们如今结交四方,屁用没用。有用处的是你们手中的箭!你们是神箭手,是神魔!别让我这个当师父的觉得丢脸!”

“是。”他们都不敢吭声。

……

授课结束后。

柳七月颇有些兴奋的赶回景明峰。

“阿川,阿川。”柳七月想要和孟川分享,告诉孟川今天师父‘天星侯’说的事情。

“我家大人正在药浴。”刘管事则恭敬道。

“药浴?”

柳七月微微点头,她悄然来到浴池房外,轻轻推开门缝,透过门缝朝里面看去。在镜湖孟府的时候,孟川也是经常药浴的,她早就习惯了。

一眼看去。

她脸上笑容却没了,愣愣看着。

只见此刻的孟川咬着毛巾,双手抓进旁边的石壁,手指甲都抓裂了,都是鲜血。他全身微微颤抖着,一直盯着眼前的池水。忽然他抬起头来,努力挤出一丝笑容,只是笑容却有些扭曲。

“阿川,你继续修炼。”柳七月连关好门,脸色却有些发白。

她关心孟川,所以也阅读过雷霆灭世魔体修炼的一些介绍,她知道修炼第八炼会很痛苦,可她没亲眼见过,可刚才看到的一幕……让她明白孟川在经历何等的痛苦。

这一刻,柳七月只恨自己无能为力。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快速导航
copyright zhaisui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