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集 第十五章 惊喜(上)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
孟川沿着惑心洞边缘阶梯,环绕着一步步往下走,离下方惑心洞洞底也越来越近,可那诱惑也越来越强。

“好强的诱惑。”孟川暗暗震惊,可也抵抗着冷静往下走。

意识有一种‘沉重’感,越是往下走,就越加沉。

当走完第二圈时,孟川就觉得元神都被镇压住,元神之力被封的死死的,都无法调动元神之力来抵挡。

“竟然镇压住了我的元神之力?”孟川吃惊万分,他尝试调动元神之力却没用,“我登黑暗祭坛时,就算到最后也没有压制我元神之力。可惑心洞走到下面第三圈刚开始,就彻底压制元神之力了?”

惑心洞显然要比黑暗祭坛要神秘得多,毕竟封王神魔、封侯神魔们都是偶尔来此验证一番自己的意志的。

孟川继续走着,元神感受着无比的沉重感,无法反抗。

唯有用意志抵抗诱惑!

随着第三圈五十层开始,诱惑逐渐充斥孟川的脑海,他甚至无法分心想其他事情,只看着洞底那翻滚的黑雾,只觉得那是世间最美好之地,有无比强烈的冲动,想要飞蛾扑火般冲向那里,世间一切事包括死亡,都无法阻止自己前进。

“抵挡住。”

“这点欲望都扛不住,还想炼化六欲煞?”孟川的意识还在怒吼,他意识仿佛一条被捆着的囚龙,努力挣扎着。

挣扎着,不被那诱惑完全给控制。

孟川脸上表情都扭曲狰狞。

“和我追求的相比,这些诱惑又算什么?”

“滚开。”

“都给我滚开!!!”

孟川意识越加疯狂怒吼,可面部表情却开始麻木了,他的意识已经很弱了,都无法影响身体行走,也无法影响面部表情了。

无比恐怖的诱惑彻底笼罩了孟川的意识,意识只是发出微弱的吼声而已,终于,微弱吼声都被淹没。

孟川此刻再无其他念头。

他只知道那是世间最美好之地,自己生来,就该去那里!不管什么都无法阻止自己。

“呼。”

一脚踏空,朝下方坠落。

离那里越来越近了。

“终于来了。”随着急剧接近,他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,无比的舒适,仿佛婴儿回到母亲肚子里,无意识却觉得无比舒适。

“嗯?”孟川陡然一个激灵,恢复了清醒。

他已经站在了一处通道出口处,身旁就是柳七月,柳七月早就清醒了,连喊道:“阿川。”

“我怎么到这了?”孟川看向四周。

“我醒来也是站在这。”柳七月说道,然后指向身后的通道深处,“我在这等了好一会儿了,就看到你呆呆走过来,走到这停下,然后就醒了。”

“呆呆走过来?”孟川有些震惊,“我完全没有意识。”

失去自我的感觉,的确有些可怕。

其实元初山弟子们都不喜欢短时间内失去意识,也就是对宗派有着绝对的信心,才愿意来此修炼。而且多少万年以来,‘惑心洞’的确也很安全,没出过任何问题。

“孟川大人。”洞口处有两名管事,其中一位胖管事笑道,“你是走到了第四圈第一层时,才跌入洞底。”

孟川微微点头,这个水准比之前登黑暗祭坛还略好一丝丝,似乎初次经历考验,对意志就有所磨砺帮助。

“我走到第三圈第二层就跌入洞底了,比阿川你差好多。”柳七月说道。

“你这也相当于黑暗祭坛大概五十层了。”孟川笑道,“很不错了。”

一旁胖管事又道:“孟川大人,柳七月大人。惑心洞内磨砺修炼,至少休息十天才能下次再进惑心洞。而论修炼效果,前两个月效果最好,越往后,效果会要越差。半年后,几乎没帮助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孟川点头,便和柳七月一同离去。

二人行走在山路上,也在议论着惑心洞。

“惑心洞洞底到底有什么,怎么诱惑那么强。”柳七月说道。

“是很强。”孟川点头,仅仅第三圈开始自己都无法动用元神之力了,真是可怕!能走到洞底到它面前,意志就足以称得上人族意志前十了,它到底是什么?

“阿川,惑心洞前两个月修行效果最好,后面越来越差。”柳七月说道,“几个月内,你有希望走完第四圈吗?”

孟川轻轻摇头:“意志,取决于很多方面。人生的阅历和感悟,才更重要。”

一次次去惑心洞?

半年后,几乎没用了。

按照书籍记载,长期在山上安逸修炼,意志是很难提升多高的。真正去战场上,看那血海沉浮!自身也参与其中,经历一场场生死战斗。同伴战死的悲痛,成功击杀妖王的喜悦,大批普通兵士战死的无力感……娶妻时的喜悦,子女出生的激动,修行瓶颈困住十年二十年的心灵折磨,一朝顿悟突破的心灵通透……

种种生活际遇,才更能强大一个人的内心,强大一个人的意志。

内心是材料,意志是兵器。

有足够好的材料,才能打造出一个神兵利器。

一直在山上,经历太少,一直去磨砺意志,也磨砺不到哪去。所以那些强大神魔们,一般在外征战多年,偶尔回来潜修,反而效果颇好。

“慢慢想办法吧。”孟川说道。

内心意志提升很难。

比如姬元通,就是内心意志薄弱,虽然成了内门弟子,但是孟川他们都没再见过他。众人都怀疑元初山对‘姬元通’应该有特殊的安排。

以姬元通薄弱的内心意志,如果一直在山上,他十多年贫乏的经历,怕是一辈子都休想成大日境神魔。必须下山,必须进入人世间……各种各样的经历,才可能让他内心蜕变。

……

夜晚。

孟川躺在床上正在熟睡中,也陷入了一梦中。

“来吧来吧。”

孟川茫然站在一片虚无中,看着前方翻滚的黑雾,那翻滚的黑雾吸引着四面八方。

孟川也情不自禁朝那飞了过去,脸上都露出了微笑。

只觉得那翻滚的黑雾,是最美好的地方,他活着就是为了进入这样的地方,那是他生命意义的全部。

“不!”

强烈的反抗在意识中升起。

“这不该是我生命的全部。”

“我活着,应该还有其他事,还有其他事要做。”

念头开始渐渐浮现,在竭力抵抗诱惑。

“来吧。”翻滚的黑雾,开始有黑雾飞了过来,欲要席卷住孟川。

“我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“为了什么?”

孟川意识在怒吼,在追问自己。

忽然一个个印象在浮现,孟大江的模样、柳七月的模样,还有……对自己笑着的母亲!

“爹,娘,七月。”孟川彻底明悟过来,“我是孟川!我是孟川!”

认清自我后,整个噩梦世界都开始震荡扭曲,显得那般不真实。

“我是孟川,我立誓要斩尽天下妖族。岂能被你所诱惑?给我破开。”孟川发出怒吼,整个噩梦世界彻底破碎,孟川的意识也终于破开噩梦的阻拦,感应到了肉身,也感应到了外界。

呼。

孟川猛地坐了起来,额头都是冷汗,屋外依旧是一片漆黑。

“我做噩梦了?”孟川喃喃低语,“都说深入惑心洞的弟子,很多都会做噩梦。没想到我也做噩梦了。对我的影响竟然这么大?”

“不过按照书籍描述,十天内应该能完全恢复。”

这也是元初山定下隔十天才能再次进惑心洞的原因。


上一章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

快速导航
copyright zhaisui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